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管理:期待谷歌归来

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管理:期待谷歌归来
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管理:期待谷歌归来
作者:遥 日期:2010-3-25来自美国的谷歌由于对中国制度的感冒而走了,没带走一片云彩,草根网民仍然可以享受谷歌的专业化服务,区别是翻了道墙。

这对于大多数网民而言,确是无关痛痒,就像白岩松说北京飙高的房价一样,涨不涨,走不走,与普通百姓无关。

但是也绝不能忽视相当多的“谷”灰们的感情,翻墙让他们太不爽了。

中国是很欢迎谷歌的,但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适应中国特色,当双方没有一个肯退步时,就只能是现在的结局。

其实,我们谁也怪不得,因为谁也没有做错,做得都是自己。

谁也无法预料未来,但笔者还是有一个期望,期望伴随全球化的脚步中国特色的管理同谷歌式的生存出现交点。

世界上存在着一部法律叫做《创作与互联网法》,这是法国于2009年为限制互联网访问而专门制定的。

根据这项法案,法国政府将专门建设一个较高机构,保护网络知识产权。

如果该机构发现某位网民非法下载,将通过邮件和信件方式对该网民进行警告,如果警告无效,该机构就将实施“三大打击”――强制断网一年、罚款30万欧元、或者处以两年监禁。

这部被称为“世界较严厉”的打击非法下载法案,较后被法国宪法委员会判决违反宪法,而使这项法案夭折的主要原因是其中关于强制断网的内容,被宪法委员会裁定为“侵犯人权,违背言论自由”。

2009年10月,宪法委员会批准了该法案的一个修订版,剥夺了政府机构制裁网民的权力,要求在采取强制断网的处罚之前必须经过司法评估。

究其根本,谷歌和中国管理制度的纷纷争争,和世界上许多国家面临的问题没什么俩样。

主流政府和公司意识到网络的威力时,就一定会采取措施。

互联网曾经有过一段不受阻碍的自由时光,在那时,很多人梦想可以不分地域、不分用户、不分应用地确保网民对网络的自由访问。

现在,全球性的互联网现在被分为多个区域,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才能通行自如。

纵横交错的壁垒把互联世界变成一个拼凑起来的世界。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网络世界要向所有人开放吗?对网络的访问能力将不仅取决于网络的接入,还将取决于你是否能做对的人、干对的事,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用哈佛大学法学院乔纳森?齐特赖恩的比喻来回答是比较合适的:“宽带较终的结局将仅仅是给信息高速公路增加了几条额外的车道而已,每条车道可以行驶的车型将越来越少,而且只有某些司机驾驶的装有某些被认可货物的车辆才可以放行。

”目前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高于25.6%的世界平均水平。

网络管理也必须要提到重要的位置,谷歌事件也应该是个必然。

在谷歌撤离的同一天,还看见了一个新闻,消息来源于通信信息报:全球掀起新一轮宽带提速热 国内相对落后。

接入速率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已成为中国宽带发展的瓶颈。

这不免为祖国捏汗。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分析,目前我国宽带带宽消耗更多是用于娱乐性,而非生产性,这说明我国带宽滥用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

带宽的限制使用也必须提到日程上来。

国内一些网管软件如(szdataplus.com/)等,应该是很有远见,及早发现了这一现象,从技术层面在企业带宽管理上创造了必要条件。

当然,较根本的原因还是我国的宽带基础设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大,这般看来三网融合更让人多了几分期待。

期待谷歌也好,期待三网融合也罢,都是对互联网的期待,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没有了网络,人们会像没有了水一样饥渴,那是因为人们生活不能没有互联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深圳维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管理:期待谷歌归来

赞 ()
'); })();